详细信息

他为特钢忙

来源: 时间:2015-07-22 【字号:

权春立是物料管理部成品库的一名普通员工。成品库是物料管理部的一个库房,说是库房,却没有大房子,只有两个大院子,每个院子里有个龙门吊。看着简单的两个大院子,却是公司产成品的集散地。每个月进入这里的产成品有六七千吨,发出的产品也有这个数。在这上班没白天、黑夜之说,不论什么时候,只要有外发,都要立刻开始干。

由于是露天作业,这里的冬天特别冷,夏天特别热,冷的时候,手脚似猫咬,脸上像刀割。热的时候,汗出如浆,衣服似水洗。条件虽不好,活却不能少干。有一年夏天,出奇的热,权春立刚上班,库房主任就说:“公司要发一批外贸的货,有一千多吨,大家准备好打大仗,这批货要进港,今天必须要装完。”一千多吨,要30多辆汽车才能装完。一个汽车没有装完,又出现了一个问题,每辆汽车不能多装,也不能少装,多装汽车不敢走,少装货拉不完。这样一来就需要好好配车,装车速度就更慢了。但为了满足客户的要求,必须这样干。车装了一辆又一辆,汗出了一身又一身。中午草草地吃点饭,又开始抓紧干。天热极了,水一杯杯喝下去,变作汗散发出来,工作服紧紧地黏在身上,难受极了,人也累得快散架了。天车一次次在货场和汽车间穿行,晚上11点,最后一辆车终于装好了。权春立和同事却累得连话都说不出了。

如此紧张的大量装车,在成品库是常有的。而长时间等着装一辆两辆车更是家常便饭。

有一次权春立当班,快下班时来了两辆外发汽车,车一来大家都说快点装,早干完早回家。说干就干,可第一辆刚装一半,突然一声响,天车坏了,赶紧打电话叫维修人员,维修人员来了仔细检查以后说:“毛病不小,不知道今天能不能修好。”库房主任说:“修修看吧,要不然耽误了客户用料对公司影响不好。”维修人员开始修车,大家都上去帮忙,遇到困难,你出主意我想办法,次日凌晨一点,天车能动了,抓紧时间装。凌晨两点半,两辆车装完了。汽车司机激动地说:“太谢谢了,我还以为要在车里过夜了,想不到还能装好。

为公司生产抢着卸车,更是让人记忆深刻。有次公司连着几天火车发货,火车发货跟汽车发货不一样,只要车皮一到,就要在指定的时间内装完,否则公司就要付给车站延误费。一般情况下只要有外发火车,别的活都要停下。由于连续两天有外发火车,公司的内转火车皮周转不开了,没有内转火车皮,公司的生产就会受到影响。怎么办呢?部里命令就一个字“抢”。所谓“抢”,就是在完成外发车皮后,不管多晚,也要卸三四个内转车皮,不能耽误生产。部里有命令了,立马开干。权春立和大伙忙而不乱地干起来,起、落、起。一根根锻件平稳地吊起来,又平稳地装进车皮,一节节外发车皮被装好,时间也一点点的过去了。晚上十二点,所有外发车皮都装好了,赶紧给运输公司打电话,让车头把装好的外发车皮拉走,再把公司的内转车皮对位进来。在等车皮对位的间隙,大伙抓紧时间吃包方便面,喝点水,补充一下体力。内转的车皮对位了,大伙又忙活起来。天车来来回回地跑,一节车皮卸完了,又一节车皮卸完了……次日凌晨四点半,卸了四个车皮,任务完成了,大伙也累得不行了。好些同事连家都没有回,就在更衣室的椅子上睡着了。

由于权春立家离单位近,所以在不当班时加班干活也是常事。一次晚上九点,接到领导外发火车任务,“你来加个班吧”,急活,去吧。一次刚准备吃晚饭,接到同事电话:“大权,帮帮忙,家里有急事,你来替我干会吧”,帮同事忙应当应份,谁家还没有个急事,匆匆吃了几口饭,放下碗,赶到单位。由于权春立经常赶上这样那样的“大活”,等老长时间干一点半点的“小活”,经常在不当班时干本来轮不着的活,有的同事就开玩笑说:“大权,你的点太正了,真是干活的命。”权春立总是笑笑不说话。因为他不这样认为,为了公司的生存和发展,再忙,他也愿意!

相关信息: